恐怖途LOGO

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原创 > 魔音

魔音

作者:王珂 时间:2016年03月15日 阅读: 字体:
吓死我了

    离奇大火之中,留下诡异的羽毛;被错抓的疑犯,毫无破绽的现场,凶手是如何完美杀?f2j恐怖途
    一、火浪吞尸f2j恐怖途
    这日,山东省乐陵县发生了一场诡异的火灾,葬身火海的是乐陵本地人赵康。据街坊四邻讲,昨晚亥时还下了一场小雨,这大火应该是烧不起来的,但偏偏就烧起来了,还烧死了赵康。f2j恐怖途
    赵康的邻居说起火时,他听到赵康在屋子里痛苦地惨叫,那叫声听得真真切切的,太惨了。f2j恐怖途
    “小鸟,有只漂亮的小鸟飞走了……爹,它是不是不会回来了?”一个胖嘟嘟的女娃眼里噙着泪水说。f2j恐怖途
    “小丫别哭,爹明天就给你逮只雀。”f2j恐怖途
    就在这会儿,一个同样胖嘟嘟的男人跳到女娃面前,递给了她一串糖葫芦说:“丫头别哭了,来吃糖葫芦!”f2j恐怖途
    “王欢,别吓着孩子!”跟在后面的枯瘦男子正是杜百良,而不远处眸光熠熠的则是“神探”张期侠。f2j恐怖途
    张期侠来山东省审核各地细案公文,前一日正在乐陵县审核公文,听闻距离县衙不远的一字街发生了诡异的火灾,还烧死了一个人,于是过来看一看。f2j恐怖途
    张期侠跟查案的捕头打了个招呼,正好烧焦的尸体被抬出了屋,捕头啧啧说道:“这个叫赵康的几乎被烧成了黑炭,面目全非,唉。”f2j恐怖途
    赵康的大屋被烧了个七七八八,残存的家具也只有半张大床,两张破桌。王欢迈着小步子,小眼珠子在大屋里刚扫了半圈,突然“咦”了声:“大人,你来看这边。”f2j恐怖途
    半张大床的底下有一摊呈扇形的血迹,王欢说道:“赵康被烧死之前已经受了伤,这凶手竟然还放火烧死了他,太残忍了。”f2j恐怖途
    张期侠凝思片刻,缓缓说:“从血‘迹的溅射位置和方向来判断,赵康是面对木床受的伤,所以血迹才会溅射到床底,最有可能的是,他当时被绑在了床头,无法动弹,任人鱼肉:”f2j恐怖途
    杜百良皱着眉头:“但这么讲就有些不太合理了,被害者已经被缚而且受了伤,凶手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人,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放火烧杀?”f2j恐怖途
    张期侠沉声说:“繁冗的杀人手段其实是凶手心虚不实的一种表现。欢子,你再去大屋外头转一转,多留点心。”f2j恐怖途
    “好。”王欢应了一声便出去了。赵康的屋检查完了,张期侠问:“昨晚大火时门窗都关了吗?”f2j恐怖途
    捕头迟疑道:“邻居里有人看到东边靠林的窗户敞开了一半,如果赵康是被人所害,那么凶手很可能就是放火后从东边窗户逃跑了。”f2j恐怖途
    张期侠点点头,而后正色说:“凶手的确存在。”f2j恐怖途
    “大人,大人!”王欢又跑了回来,手里举着一枚月牙形的小铁环,“我从东边窗户下面发现了这玩意。”f2j恐怖途
    张期侠乍一看铁环有些眼熟,但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f2j恐怖途
    二、疑凶迷踪f2j恐怖途
    小铁环被张期侠收好,杜百良枯黄的脸皮上没半点表情:“大人,去停尸房看一看吧。”f2j恐怖途
    张期侠点点头,三人回到了县衙大院。杜百良跟仵作简单打过招呼,就扑到了焦尸身旁,张期侠和王欢守在外头。不久乐陵朱县令也来了停尸房,朱县令也觉得赵康案有些蹊跷,又说烧杀赵康的嫌疑者已经有了,叫侯勇。f2j恐怖途
    “侯勇?”f2j恐怖途
    “下面的捕快报上来,昨晚有证人见到侯勇进了赵康的屋子,然后两人就起了争执,争执一直持续了小半个时辰,之后赵康屋子里的灯盏就突然熄灭了。”朱县令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子,“我已下令让人传唤侯勇来县衙了。”f2j恐怖途
    朱县令正说着,停尸房的门开了,杜百良慢腾腾地走了出来。王欢忙问:“咋样了,有什么收获?”f2j恐怖途
    杜百良坐在廊下,拧着眉毛说:“经过尸检判断,死者四肢焦黑,咽喉和腹内有大量炭灰和粉尘,确定他是在大火中窒息而死。不过除了这些,我还在死者腹腔内侧发现了少许的黄白色粉末,暂时不知道用途。”f2j恐怖途
    杜百良将粉末交给了张期侠,张期侠嗅了嗅,没有什么气味,便把调查粉末的事交给了王欢。f2j恐怖途
    到了午时,朱县令请张期侠三人去府里吃了饭。f2j恐怖途
    未时大半,捕头来找朱县令。f2j恐怖途
    “大人,侯勇跑了!”捕头上忙报,朱县令神情紧张:“跑了?跑哪里了,说清楚。”f2j恐怖途
    原来侯勇从昨晚就没回家,他夫人等了一整晚都没等到人。至于侯勇和赵康之间的纠葛,侯勇的夫人也全说了。f2j恐怖途
    赵康先前是世家子弟,后来迷上了赌博而败了家,但他死性不改,四处吹嘘说他还有套老家宅院,以此来招摇撞骗。f2j恐怖途
    侯勇上了当,把钱借给了赵康,结果银子就如同掉进了无底洞。f2j恐怖途
    侯勇自然不甘心了,于是三天两头找赵康要钱,两人经常起争执,也动过手。f2j恐怖途
    前一晚侯勇喝了酒,借着酒劲就又去找赵康,还对夫人说:“这一次赵康再不给我银子,我就一把火烧了他家。”f2j恐怖途
    朱县令恍然道:“最终赵康家果然被火烧了,赵康也葬身火海,而侯勇却不知所踪……无须多查了,侯勇就是凶手!” “立即下令从各要道追缉侯勇。”朱县令义愤填膺道。f2j恐怖途
    张期侠没有表态,但眼中泛起了疑虑之色。

吓死我了

 1 2 3 > >|
评论列表(共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