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途LOGO

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短篇 > 脱下我的人皮

脱下我的人皮

作者:佚名 时间:2016年05月21日 阅读: 字体:
吓死我了

  死亡的颜色nPV恐怖途

  “好美!”夏苏苏一边把一滴油彩滴到盘子中已经开始开始变换色彩的牛奶里,一边感叹说。nPV恐怖途

  新的油彩一化入牛奶里,就和之前滴落的油彩一起一圈圈地晕染成彩虹般的颜色,果然是美丽至极。nPV恐怖途

  这个玩法是夏苏苏从网上看到的,她喜欢尝试各种好玩的事情,看到了,立刻就在寝室里实验起来。nPV恐怖途

  “嗨!”nPV恐怖途

  正在这时,身后突然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夏苏苏吓得一哆嗦,一下子把盘子打翻了,五颜六色的牛奶几乎全部洒到了她新买的裙子上。那色彩在盘子里看着极美,但是弄到衣服上,却只剩下了脏的感觉。nPV恐怖途

  夏苏苏回头看,身后吓唬她的人已经捂着嘴傻眼了,原来是室友顾晓玲。nPV恐怖途

  夏苏苏低头看着自己的裙子,即懊恼又愤怒,大声喊道:“你干什么啊?看被你弄的,这可是我刚刚网购的裙子啊!”nPV恐怖途

  “对不起。”顾晓玲赔着笑说。nPV恐怖途

  “对不起就行了?告诉你,要是洗不掉,你就得赔我一条新的!”夏苏苏一边用纸巾擦拭着,一边大声喊道。nPV恐怖途

  顾晓玲伸伸舌头,尴尬地做了一个鬼脸。nPV恐怖途

  夏苏苏很快换下了那条裙子,然后再水房里洗了一个多小时。寝室都要熄灯了,她才生气而失望地回来—油彩已经洗不掉了。nPV恐怖途

  顾晓玲只能不停地道歉,但是夏苏苏根本不接受她的道歉,说她必须给自己买一条新的。但是夏苏苏又说,那件衣服被她买下的时候就已经是最后一件,很难再买到了。nPV恐怖途

  室友李文和唐雅琪说了半天,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寝室的气氛变得尴尬起来。nPV恐怖途

  很快熄灯了,几个人都钻进了被窝里。nPV恐怖途

  半夜,正梦到校草的李文被一阵声音吵醒了。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借着淡淡的月光,看到了一副令她惊恐不已的画面:在顾晓玲的床边,夏苏苏俯身站着,正用一锋利的尖刀划开顾晓玲的肚子。nPV恐怖途

  她吓得赶紧咬住了嘴唇。夏苏苏已经打开了顾晓玲的腹腔,竟然没有血流出来,也没有腥臭的肠子,就好像一个空壳。夏苏苏将几袋牛奶倒进了顾晓玲空空的肚子里,然后往里面滴进五颜六色的油彩。nPV恐怖途

  油彩开始化开,顾晓玲的肚子里的牛奶将油彩一圈圈地晕开,渐渐地,她整个人都变成五颜六色的了。nPV恐怖途

  然后,夏苏苏把手伸进顾晓玲的腹腔里,搅拌着,探索着,竟然一点点儿地撑开顾晓玲的皮,之后她直起腰来,顾晓玲就跟着她一起被提了起来,夏苏苏抖一抖手,一个没有皮的肉球版顾晓玲便脱落出来,身上的肉也是五颜六色的。最后,夏苏苏扔下她的肉身,领着她的皮出去了。nPV恐怖途

  李文这才憋不住尖叫一声,坐了起来。nPV恐怖途

  夏苏苏的新裙子nPV恐怖途

  李文的尖叫声惊醒了唐雅琪,她按亮了台灯,看着惊恐的李文,问:“怎么了?”nPV恐怖途

  “夏苏苏杀死了顾晓玲。”李文惊恐地低声道,她怕还没走远的夏苏苏会听到。nPV恐怖途

  “你做噩梦了吧?”唐雅琪哭笑不得地说。nPV恐怖途

  “没有,真的,你看!”李文指着唐雅琪和顾晓玲的床,她们的床都是空的,人果然都不在。nPV恐怖途

  唐雅琪有些慌了,因为李文惊恐的样子看起来很瘆人:“不可能吧?”她也疑惑起来。nPV恐怖途

  “真的,真的!”李文吓得哭了起来。nPV恐怖途

  “什么是真的啊?”突然,夏苏苏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看着哭泣的李文问道。nPV恐怖途

  “啊!”李文惊叫一声,“没、没什么。”nPV恐怖途

  夏苏苏也没有多问,回到床上躺了下来。李文和唐雅琪防范着她,一直没睡着。nPV恐怖途

  顾晓玲一整夜都没有回来。nPV恐怖途

  第二天,一天也没见到顾晓玲,唐雅琪终于慌了。在教室里,她偷偷问李文:“昨天你看到的是真的吗?”nPV恐怖途

  “是真的。”李文还沉浸在深深的恐惧中。nPV恐怖途

  “那夏苏苏岂不是一个恶鬼,要不然怎么能把一个人用这么恐怖的手段杀死呢?”唐雅琪的脸变得惨白。nPV恐怖途

  “你们在说什么?”突然,有人加入了她们的对话。两个人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然是一天一宿没见到人影的顾晓玲!nPV恐怖途

  “小玲?”唐雅琪一把抓住她的手,“你去哪里了啊?”见到顾晓玲,李文说的话自然不是真的了,她的恐惧瞬间消散了。nPV恐怖途

  但是李文的恐惧却没有消失,她冷冷地在一旁看着顾晓玲,一言不发。nPV恐怖途

  “我去给夏苏苏买裙子了,买不到。”顾晓玲低下头黯然道。nPV恐怖途

  “别买了,一件衣服而已,你也不是故意的,过两天她就不生气了。”唐雅琪拉着顾晓玲的手,高兴地回到了寝室。nPV恐怖途

  李文在后面慢慢跟着。nPV恐怖途

  回到寝室,她们看到夏苏苏正在试穿一件裙子,竟然和被顾晓玲弄脏的那件一样,只不过是新的。她又买了一件?nPV恐怖途

  不知道为什么,顾晓玲好像根本没看夏苏苏,她自顾自地回到床上躺下。而夏苏苏也没理她们,穿上自己的新裙子,幽幽地走出了寝室。nPV恐怖途

  李文拉着唐雅琪来到洗手间,看看没人,她压低声音说:“看见了吗?夏苏苏用顾晓玲的皮做了一件新裙子。”nPV恐怖途

  “你疯了吧?”唐雅琪摸摸李文的脑门,“你没看到小玲回寝室了吗?”nPV恐怖途

  “那个不是小玲,是夏苏苏弄得假人。”nPV恐怖途

  看着神经病一样的李文,唐雅琪感到恐惧了。她不是怕可能是假人的顾晓玲,也不是怕被李文说的那么瘆人的夏苏苏,她怕的是李文,她好像真的变成神经病了。nPV恐怖途

  彩色血nPV恐怖途

  接下来的几天,再没有发生什么事儿,一切似乎回到了正轨。nPV恐怖途

  但是她们寝室没出事儿,学习历史却突然出了事:当垃圾车一周一次地来清理垃圾时,在学校后面的垃圾池里发现了一具没有皮的女尸!nPV恐怖途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学校,尸体被拉走了,同学们议论纷纷。nPV恐怖途

  李文又把唐雅琪拉到无人之处:“看见没,那具女尸就是顾晓玲!”nPV恐怖途

  “别胡说了,小玲这几天都在我们身边啊。”唐雅琪无奈地看着她。nPV恐怖途

  “那个根本不是小玲,小玲死了,那个人是夏苏苏用她的皮制造的假人,为了迷惑我们的。”nPV恐怖途

  “怎么证明?”唐雅琪反问道。nPV恐怖途

  “她的血一定是五颜六色的。”李文冷冷地说,说得很肯定。nPV恐怖途

  唐雅琪的心乱了。nPV恐怖途

  “我们应该想个办法看看顾晓玲的血,这可是关乎我们性命的大事儿。”李文直视着唐雅琪的眼睛说。nPV恐怖途

  她们也没想到什么办法,这时有人走了过来,是顾晓玲。nPV恐怖途

  “顾晓玲!”李文张口喊道。nPV恐怖途

  “什么事儿?”之前走路走的很认真,没有看到他们的顾晓玲闻声停了下来,看着他们问。nPV恐怖途

  “过来。”李文一边叫,一边往顾晓玲的方向走去。nPV恐怖途

  走近了,顾晓玲诧异地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李文突然一拳打到她的鼻子上,顾晓玲的鼻子立刻就出血了。nPV恐怖途

  “你干什么?”顾晓玲赶紧低下头,痛苦而愤怒地问。nPV恐怖途

  “你是不是和张航交往了?他可是我男朋友!”李文假意吃醋地喊着,伸手去抓顾晓玲的衣领,于是顾晓玲的鼻血就滴落到她的手上。nPV恐怖途

  “你疯了吧,胡说什么呢?”顾晓玲一把推开她,捂着鼻子跑了。李文回头看着唐雅琪,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nPV恐怖途

  她把手伸到唐雅琪面前,他们都看到了,她手上沾的顾晓玲的血不单单是红色的,里面还混合着黄色、蓝色、绿色,像一条流动的彩虹。但是这彩虹血不是流到天空,而是流到地狱的!nPV恐怖途

  看着血,唐雅琪呆呆地不说话了。nPV恐怖途

  “咱们必须杀死顾晓玲和夏苏苏,否则我们都会死!”李文一脸凶狠地说。nPV恐怖途

  杀死夏苏苏nPV恐怖途

  李文和唐雅琪定好杀人的计划,她们第一个要杀的是夏苏苏,毕竟她比顾晓玲要更可怕一些。可是怎么杀呢?她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鬼!nPV恐怖途

  李文和顾晓玲躺在床上,黑夜慢慢地降临了。nPV恐怖途

  夏苏苏和顾晓玲都回来了,她们也没说话,躺下来就睡觉了。nPV恐怖途

  李文和唐雅琪都睡不着,她们想动手,但是不敢在寝室里杀人。正在她们纠结、忐忑的时候,从窗户上突然传来一阵异响。她们偷偷地看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没有皮的人型生物正趴在窗户上!nPV恐怖途

  她们吓得差点儿叫出声来,只能使劲儿咬住嘴唇忍着。只见那个人型生物慢慢地钻过玻璃,“渗透”进了寝室。nPV恐怖途

  “还给我,把皮还给我!”那个东西一声声地叫着,爬上了顾晓玲的床。顾晓玲睡得很沉,根本没有知觉。那个东西就在她身上摸索着,似乎想找个进她身体的门路。nPV恐怖途

  “把我的皮还给我,还给我!”那个东西就那么叫着,可是它根本找不到进顾晓玲身体的门路。它似乎着急了,焦躁地加快了动作。突然,它一把抓住了顾晓玲的眼皮,怪叫一声,猛地撕开了她的眼睛!顾晓玲此时就是一个人偶,任由那个东西撕扯着自己,没有丝毫反应。那个东西就顺着她的眼皮,一点点儿地把她的头皮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五颜六色的血从她的皮下流出来,那个东西厌恶地咒骂着,开始顺着顾晓玲的伤口挤进她的身体里。nPV恐怖途

  渐渐地,它整个身体都挤了进去,原本属于顾晓玲的肉体,反而被挤了出来。顾晓玲被挤出来的肉体已经不是人形,落到她自己流出来的血里,迅速消融了。nPV恐怖途

  然后,那个“顾晓玲”得意地笑起来了,她脸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散发出腥臭味。她的脸皮和头皮都翻开了,却在开心地笑。nPV恐怖途

  然后她下了床,走到李文的床边,摇摇装睡的李文,一声声地喊着:“杀死夏苏苏,杀死夏苏苏!”nPV恐怖途

  李文简直要吓疯了,她使劲儿控制住自己颤抖的身体,拼命地咬着牙。终于,“顾晓玲”放开了她,又来到唐雅琪的床边,摇晃着唐雅琪,悲戚地喊:“杀死夏苏苏,杀死夏苏苏!”nPV恐怖途

  唐雅琪和李文一样,拼命地忍着,但是冷汗就快要出卖她了。nPV恐怖途

  好在这个时候夏苏苏突然嘟囔地说了一句梦话,翻了个身,“顾晓玲”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猛地放开唐雅琪,突然从窗户跳了下去。nPV恐怖途

  她死了nPV恐怖途

  “看见了吗?”在操场西侧的假山后,李文拉着唐雅琪的手慌张而急切地说,“没错吧?夏苏苏就是个恶鬼!”nPV恐怖途

  李文的样子看上去真是吓坏了,唐雅琪理解她,现在唐雅琪自己也要吓疯了。nPV恐怖途

  早上,学校里又发现了死人,在女寝室楼下,一个女生被发现跳楼自杀,正是顾晓玲。nPV恐怖途

  昨夜那个东西钻进了顾晓玲的皮里,然后受到惊吓跳出了窗子,摔死了。现在李文和唐雅琪都明白,那个人型东西就是顾晓玲的肉体。顾晓玲被夏苏苏扒了皮,之后夏苏苏用别的东西填充做了一个假的她,而她的肉身被扔进了垃圾池。也许是因为含冤而死,她的肉体被警察从垃圾池弄出来之后,就“复活”过来想夺回自己的皮,现在她好歹是用自己的身体宣示自己已经死亡了。nPV恐怖途

  “我们该怎么杀死她,看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唐雅琪紧张地问李文。nPV恐怖途

  “烧死她,我们一定要烧死她!”李文神经兮兮地说。nPV恐怖途

  唐雅琪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她只能点点头。nPV恐怖途

  她们做好了准备,李文给夏苏苏打了个电话,约她一起去买衣服。nPV恐怖途

  “不了,我很喜欢自己的新裙子,现在不想再买任何衣服了。”夏苏苏冷淡地表示。nPV恐怖途

  “我们也很喜欢你那条新裙子,你的眼光就是好,帮我们去挑挑吧?”李文随机应变地请求道。nPV恐怖途

  “好吧。”思考了一会儿,夏苏苏答应了。nPV恐怖途

  “我们在校门口等你。”李文挂断了电话。nPV恐怖途

  很快,夏苏苏来了,她身上穿着那件新买的裙子,显得特别美。但是在李文和唐雅琪眼里,却无异于穿着一件人皮。她们尽量掩饰着自己,李文甚至拉着夏苏苏的手:“我知道新开了要加小店,听说衣服挺好看的,我们去看看吧。”nPV恐怖途

  拉着夏苏苏,她们顺着围墙向西走去,很快走到一条小窄港子里。nPV恐怖途

  “怎么来这边啊?”夏苏苏诧异地问。nPV恐怖途

  “因为那家新开的点就在港子里边啊。”李文继续撒着谎。nPV恐怖途

  学校本来就在郊区,所以这里很偏僻,她们走到港子深处,基本就没有什么人能看到她们了。李文突然停了下来。nPV恐怖途

  “怎么不走了?”夏苏苏问道。nPV恐怖途

  “因为你该走新路了。”李文一边说,一边拉开自己手提包的拉链。nPV恐怖途

  “你说什么呢?”夏苏苏不懂。nPV恐怖途

  “我说你该走黄泉路了!”李文突然大喝一声,猛地把已经在手提包里打开盖子的硫酸瓶拿出来,将一整瓶硫酸毫不留情地泼到了夏苏苏身上。nPV恐怖途

  “啊!”夏苏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立刻倒在了地上。nPV恐怖途

  夏苏苏浑身冒起白烟,她不停地在地上翻滚着,痛呼求救。李文恶狠狠地盯着她,她死了,她们就可以活了。nPV恐怖途

  “救我……唐雅琪,救我……”夏苏苏嚎叫着。nPV恐怖途

  她还没有说完,唐雅琪已经搬起一块砖头狠狠地砸在她的脑袋上。nPV恐怖途

  过了一会儿,夏苏苏不动了,她死了。被硫酸腐蚀的人体组织与血混合着流淌了一地,但是她身子上的裙子竟然完好无损,虽然脏污了,却丝毫没有被硫酸烧坏。nPV恐怖途

  唐雅琪打开一个水井盖,要把夏苏苏的尸体扔进去,李文忽然拦住了她。在唐雅琪诧异地目光中,李文讲夏苏苏的裙子扒下来,然后才把尸体扔进下水道。nPV恐怖途

  穿上新裙子nPV恐怖途

  几天后,经人举报,警察发现了夏苏苏那具在下水道里被老鼠撕咬加上脏水浸泡,已经看不出面目的尸体,但是他们的调查并没有把李文和唐雅琪暴露出来。nPV恐怖途

  又过了几天,关于夏苏苏的死似乎在学校里没有什么议论的声音了。这晚,李文拿出那件属于夏苏苏的裙子,当着唐雅琪的面把裙子换上,转动着自己的身体,问唐雅琪:“好看吗?”nPV恐怖途

  “你还是不要穿了,看见你穿它,我就想起夏苏苏,感到好害怕。”唐雅琪裹了裹被子说。nPV恐怖途

  “看你那胆小的样子,这件衣服多难得啊!”李文笑着说。她其实也不太了解自己为什么那么执着地喜欢这件衣服,竟然在那么恐怖的杀人时刻,还把它拿了回来。nPV恐怖途

  “你疯了吧?”唐雅琪感觉李文越来越不对劲儿。nPV恐怖途

  李文也不理她,偷偷打开寝室的门看了看,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她小心地钻出寝室,直奔洗手间。那里有面大大的镜子,她想照一照自己穿着这件裙子是不是也很漂亮。nPV恐怖途

  走进洗手间,李文打开灯,站到了镜子前。nPV恐怖途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到很满意,裙子穿在身上特别显瘦,她觉得镜子漂亮得像公主一样。李文得意地转着圈,看着身上的裙子,开心地笑了起来。nPV恐怖途

  突然,她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笑声怎么听着一点儿都不像自己的呢?nPV恐怖途

  “你是谁?”她试探着这么问了一句,这次她听清了,从自己嘴里发出的声音和熟悉,但绝对不是自己的。nPV恐怖途

  她感到一阵恐慌,正好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这一下她彻底惊呆了:镜子里穿着裙子的人并不是自己,而是死了好几天、已经不成人形的夏苏苏!nPV恐怖途

  “你、你是谁?”李文指着镜子,颤抖着问道。但是听在她的耳朵里,自己的话却成了“我来看你了”。nPV恐怖途

  “夏苏苏,是唐雅琪杀了你,你不要来纠缠我啊!”李文惊恐地大叫着,叫夏苏苏不要纠缠自己,但是听在她耳朵里,那大叫又变成了由夏苏苏的声音发出来的悲戚话语:“你很喜欢这条裙子吗?告诉你,这条裙子穿不得,它是一件绝版裙子。为什么是绝版呢?因为它是用好多死人的皮缝制的。当初我穿了它,不知道成了其中哪块皮的主人的附着品。幸好我是阴性体制,所以我还可以勉强做自己。但我还是被鬼驱使着,杀死弄脏了它们的皮的顾晓玲!所以我利用‘鬼气’弄了一个假的顾晓玲,不是为了保护自己,只是为了不伤害到别人。本来,我想让它拦在我身上,只要我不脱,就不会在害到别人,但是你为什么要杀死我把它夺过来呢?现在你穿了它,我要看看你会被其中的哪块死人皮控制灵魂。嘻嘻……”nPV恐怖途

  “啊?”李文惊叫着,这又“自己”说出来却属于夏苏苏的话,让她感到既无助又恐惧。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却又恢复成自己的脸,但还是发出了夏苏苏的声音,“嘻嘻”地笑起来。nPV恐怖途

  李文扭着身子,“嘻嘻”地笑着,走出了洗手间。nPV恐怖途

  脱下来nPV恐怖途

  李文回到了寝室。看她穿着裙子那副得意的表情,唐雅琪感到既害怕又着急。她一把拉住李文,低声喊道:“赶紧把裙子脱下来!”nPV恐怖途

  “脱下来?”nPV恐怖途

  “脱下来!”nPV恐怖途

  “好的。”李文“嘻嘻”地笑着,慢慢地脱下了身上的裙子。nPV恐怖途

  “快放起来吧!”唐雅琪一把抢过她手里的裙子,揉成一团。nPV恐怖途

  “等等,我还没脱完呢。”李文继续笑着说。nPV恐怖途

  “什么?”唐雅琪终于听出来李文的语气不对了。nPV恐怖途

  她抬头看着李文,李文也诡笑地看着她。nPV恐怖途

  就这么笑着,李文突然一把抓住自己的头发,唐雅琪只听到“哧啦”一声,李文已经薅着自己的头发,将头皮硬生生地撕开了。nPV恐怖途

  她依然笑着,手上的动作却不停,终于,她的脸皮被撕掉了,血淋淋的肉暴露出来。然后是她的肩、上身和手臂,然后是大腿……她整个撕掉了自己的皮!nPV恐怖途

  唐雅琪已经吓傻了,但是李文还活着,她依然在笑。她就这么笑着一步步地走到唐雅琪身边,把自己血淋淋的皮套到了她的头上。nPV恐怖途

  那晚,有几个经过她们寝室的女生,从打开的寝室门里看到一个没有皮的人和一个奇形怪状的李文在寝室里跳舞,她们的尖叫声划破了学校的夜空。nPV恐怖途

  那件恐怖的事情被传成了一个鬼故事,在学校里流传了很久。nPV恐怖途

  尾声nPV恐怖途

  新学期开始了,两个女生坐在电脑前浏览着淘宝网店。nPV恐怖途

  突然,她们同时看到了一件裙子,都忍不住发出了赞叹的声音。那条裙子特别好看,而且是绝版,两个女生没有丝毫忧郁,立刻将裙子放进了购物车……nPV恐怖途

吓死我了
评论列表(共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