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途LOGO

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长篇 > 恐怖故事之凶器

恐怖故事之凶器

作者:花想容 时间:2016年03月13日 阅读: 字体:
吓死我了

    1nAw恐怖途
    萧景还没看到案发现场就预感这个案件会非同寻常。首先是他的上司董渊派她出现场的语气有些迟疑,其次是,封锁现场的几个110的警察脸上都写着见鬼的表情。见鬼!萧景心中暗骂一句,以横冲直撞的方式进入现场,果然看见了骇人的场景。nAw恐怖途
    与那些形形色色的死人现场最大的区别是,这次的现场异乎洁净。不但见不到血迹,就连尸体都洁净到近乎完美。但是,萧景这个刚进重案组的年轻女警花面对死者有些站不稳脚跟了。她越看得仔细,就越觉得寒气自脚心向外冒。nAw恐怖途
    死者是个女人,身上穿着一件很长的白色印花连衣裙,被悬空吊在落地窗帘的帘竿上,头垂着,一头卷曲的长发遮住了整张脸。虽然看不见脸,但萧景认为死者还很年轻,因为那件印花连衣裙突出了她的完美身材,尽管此刻她的姿势并不雅观,但竟然很好看。nAw恐怖途
    死者虽然被吊在窗帘前面,但背景并不是窗帘,而是一幅巨型油画。死者的身体几乎就贴着画板了。那应该是幅优美的风景画,蓝色的天空,白色的云朵,金色的麦田。nAw恐怖途
    真正让萧景吃惊的应该是两点。第一点是当她用戴着手套的手指拨开死者的长发,看清楚她的面容时。以萧景的经验,那张脸虽然严重变型扭曲,肤色青紫,舌尖外溢,但能够看得出死者生前绝对是个美女。一个美女在一套高级住宅楼里吊死是一件足够有轰动性的新闻了。第二点是,当箫景的同事赵辰和法医岳眉协助她一起将死者的身体放下来时,萧景发现那幅油画并不是风景画,而是肖像画。画中是个女人,跟死者穿着一模一样的白色印花连衣裙,而且身体居然也像死者一样被吊了起来。惟一跟死者不同的是,画上女人的脸并没有被头发遮住,非但如此,她的舌尖没有外伸,眼睛也是睁着的。那是个“活人”。nAw恐怖途
    刚才,被吊死的女人与油画上吊着的女人身体惊人地重叠在一起。nAw恐怖途
    赵辰轻轻拍了拍萧景的肩膀:“萧,这幅画也带走吗?”nAw恐怖途
    萧景眯着眼睛看着那幅画,没理他。nAw恐怖途
    赵辰想说什么又忍住了,虽然相处时间短,他已经摸清楚了这个漂亮女搭档的脾气了——那就是根本摸不透。nAw恐怖途
    萧景低下头问在死者身上忙碌的岳眉:“死因?”nAw恐怖途
    岳眉抬起头,表情有些古怪:“应该是窒息吧!脖子上绑着这么粗的绳子,吊在窗户上这么久,难道是溺死的?”nAw恐怖途
    萧景皱了下眉头:“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是这样。”nAw恐怖途
    岳眉没跟她计较,过了一会儿又说:“死者皮肤泛蓝、眼球血管爆裂,脖颈上绳索的痕迹红肿,初步判断死者在吊起来之前是活着的。另外,死者没有外伤,没有中毒的迹象。回去我会做进一步的检查。还有,死者吊在这里起码有七八个小时了。”nAw恐怖途
    赵辰正低头看着一张横在地上的木椅,自言自语:“死者没有穿鞋袜,如果她站在椅子上把自己吊起来,然后将椅子踢翻,那么上面一定会留下死者的脚纹。”nAw恐怖途
    萧景一转身,看见一个老太太惊魂未定地坐在地板上。那个老太太看见萧景的目光,触电一般从地上弹起来,与此同时,她用尖厉的声音哭道:“警察同志,她肯定不是自杀的,你们一定要给她做主啊!”nAw恐怖途
    岳眉费力地掰开死者紧紧攥着的手指,从里面捏出来一个纸团。打开,上面写着一行清秀的字体:“我死于他杀,凶器是那幅油画。”nAw恐怖途
    岳眉抬头去看那幅油画,倒抽一口冷气。

吓死我了

 1 2 3 4 5 6 > >|
评论列表(共有 0 条评论)